当前位置:啃书网>网游>女帝请自重,我真不是小白脸> 第223章 恶人自有恶人磨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223章 恶人自有恶人磨(1 / 2)

范原听到这熟悉且略带一丝玩世不恭的声音顿时心头狂跳,不会是那个煞星回来了吧?

果不其然,范原刚扭头朝后看去,便见一名面容俊朗,头戴翼善冠,身着黑白锦服之人,单手扶着腰刀大步踏来,其身后还跟着乌显之等一众参与调查江南秋试舞弊一案的官员们!

一见来人是陈行,范原心中暗感晦气,那煞星怎么就好巧不巧地今日回来了?

“臣,陈行叩见陛下!”

说着陈行便单膝跪地行了个抱拳礼,只是这所谓的叩见却并未真的叩首,毕竟骨子里陈行还是没办法对自己媳妇儿磕头的!

秦若澜眉眼含笑,嘴角微微上扬:“陈爱卿江南一行舟车劳顿着实辛苦了,还是起来说话吧!”

“谢陛下!”

然而一旁的蒋成刚冲着陈行挤眉弄眼,那意思好似在说,大侄子,替我怼回去。

陈行不着痕迹地点了点头。

“不知陈爱卿江南一行可有收获?”

“回陛下,江南秋试舞弊一案臣已调查清楚,今日前来正是想要向陛下汇报结果!”

“如此甚好,陈爱卿有心了,那便趁着诸位大臣都在,陈爱卿就将所查尽数道来,也让诸位爱卿安安心,莫要起了不该有的心思。”

秦若澜面容冷艳,话里话外都似是在意有所指。

范原霎时间冷汗直冒,不停地擦了擦汗水,不敢抬首看龙椅上秦若澜的脸色。

陈行脸色严肃,语气庄严道:“启禀陛下,江南秋试舞弊一案并非郭昶郭郡守徇私舞弊与王首辅串通一气操控秋试,实则是有贼人栽赃嫁祸,意图构陷王首辅与郭郡守。”

朝堂之上众人脸色各异,有意外、有诧异、有不信,还有意料之中,可唯有晋王一人面露阴沉!

徐鼎天这么久没传来消息,果然与自己猜想的一般无二,是出了事儿了!

听到陈行的话,秦若澜俏脸含煞,柳眉倒竖,语气极为严厉道:“究竟是何人想要陷害我大商肱骨之臣?”

“陛下,线索到了黑雀首领徐鼎天那儿就断了!”

一旁的晋王闻言这才稍稍安了心,还好,徐鼎天临死没有出卖自己。

可转念又是一想,死了也好,省的自己还得想法子替他们擦屁股,黑雀之人当真是废物,数次重要之事办砸了不说,如此天赐良机,竟然都没有将陈行给留在南道郡。

“为何?”秦若澜不解的看向陈行。

“徐鼎天得知罪行败露后,便对臣起了杀心……”

秦若澜听到这芳心顿时一颤,随即紧张道:“你可有受伤?”

陈行一愣,随即反应过来,这丫头是担心自己,接着嘴角玩味儿道:“托陛下的福,臣并未受伤,只是那贼人却是被天鹰卫与玄甲军击毙当场!故而断了线索,但臣已从他口中的知幕后之人的身份!”

关于文殊阁,陈行并未将其暴露在人前,想来这也是秦若澜暗中招安的组织,全当是保密了!

晋王眼眸一冷,随即看向陈行目光满是杀意。

这陈行当真留不得。

“是何身份?”

陈行目光扫向贤王与晋王缓缓开口:“徐鼎天称幕后之人为“王爷”!”

一石激起千层浪,满朝文武均是面面相觑,不知道这个王爷二字是不是自己心中所想的那个意思。

贤王则剑眉上挑,似是颇有疑问:“不知陈小公爷口中的王爷是指何人?”

陈行微微摇头:“回贤王,臣也不知道黑雀之人口中的王爷究竟是谁,是姓王还是真的就是王爷,故而不敢轻易下定论!”

贤王默默颔首:“陈小公爷所言在理,此事事关重大,确是不可轻易下判断。”

“那郭昶如今人在何处?”秦若澜追问道。

陈行面露暗淡道:“臣正要同陛下汇报此事,郭昶郭郡守因落入贼人圈套,不信被徐鼎天等人剥去脸皮……”

接着便将江南所遇之事缓缓道来。

听得一众官员纷纷眉头紧皱,怒骂黑雀禽兽不如。

秦若澜缓缓点头道:“既如此,便将郭昶好生安葬吧!以右侍郎的规格下葬,慰其在天之灵。”

礼部尚书张成祥连忙恭敬应了一声:“臣谨遵陛下诏令。”

“如今江南秋试舞弊一案已经水落石出,王首辅也当提前归家才是,传朕的诏令,即刻起释放王成明归家,命其在家中好生休养三日,三日后再入朝,官复原职,此外赏黄金百两,绸缎十匹,算是朕给予他的补偿吧!”

“喏!”

京兆府尹莫友芝立刻站出来应声,总算是把这么一位活祖宗给送走了!

这几日他是吃不好睡不好,吃住都在京兆府衙内,整日胆战心惊,就差在王成明的牢房旁打个地铺了,生怕他出了什么意外,自己不好和女帝交代!

届时,自己莫说致仕了,能不能活着都是个问题!

陈行也知道,小伍是无法为其请功的,说到底他不过是自己的护卫,没有一官半职,便是死了也只能算作是凉国公府的护卫。

似是看出陈行心中所想,秦若澜柔声开口:“朕听闻陈爱卿能安然无恙归来,麒麟军伍长隆功不可没,如今身在何处?”

陈行略感错愕,不过还是顺着秦若澜的话说道:“伍长隆拼死与黑雀之人厮杀,方才保住微臣的性命,只是已然遭贼人所害。”

“原来如此,既是军中之人,朕便追封他忠武将军,以麒麟军四品参领规格下葬!”

陈行一愣,片刻后,哽咽着跪倒在地:“臣……替伍长隆谢过陛下!”

秦若澜心口一痛,强忍着悲伤缓缓开口:“这是他应得的,起来吧!”

可总有人喜欢在这个节骨眼上触他人霉头,得到魏正远的授意,兵部左侍郎魏智远却突然横生出列道:“陛下,臣以为此举不妥!”

闻言,陈行瞬间心头怒火升腾,看向魏智远的眸子充满了杀意。

莫说陈行,便是秦若澜都心中大感不悦,语气不由得冷淡了下来。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

啃书网